Ray

爬墙小能手 爬走了仍然有一只脚陷在坑里那种 大概有很多只脚

 

【孙唐】控制狂(2)+(3)


(1)在这里


(2)

经过几日的跋涉,师徒四人总算是脱离野外寻到了一个住处。

一个破旧的寺庙。

这寺庙再破它也是个庙,有屋顶有地板还有几张没烂干净的桌椅团蒲,暂时脱离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生活还是比较令人开心的。

师徒几人利索地打扫好寺庙,各自卸下行李找了一处作为晚上的床。

唐僧靠着一长柱就地打坐歇息,猪悟能沙悟净都挑了离门近的地板随意铺了床,拿团蒲当做枕头,而孙悟空则跳到原本放佛像的高台上侧躺着撑着脑袋吃香蕉。

“悟空那里是放佛祖像的地方,你快给为师下来!”唐僧睁眼就看见孙悟空这大逆不道的举动,气得眼睛瞪得圆滚滚的。

“你不喜欢那就换个地方咯。”孙悟空翻了个白眼,一脸懒得理你的表情,最后还是老实从高桌上翻下来砰地一声躺倒在地。

唐三藏怒道:“给我收拾好再躺下!衣服脏了还不又是我给你洗!起来!”

孙悟空最不喜欢就是被人点来点去指挥着干活了,但他还是站了起来,拍拍衣服就用法术把房子里的杂草吹得四处乱飞。

“孙悟空!臭猴子!快给我停下!”唐僧气急的声音。

一瞬间狂风大作暴戾的气息遍布整个空间,然而下一刻狂暴就烟消云散,原本还遍布地板的杂草灰尘都被送出寺庙外,只留下一些可以用的木具堆在墙角。

唐僧表情一滞,看着已然空无一人的屋内,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浅叹一声坐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长柱旁的团蒲上。

 

“猪头,你过来!”在寺庙外不远处,孙悟空将两个还在云里雾里的师弟带了出来。

“干嘛啊师兄,你很讨厌诶这么凶!”猪悟能心知肯定没好事,别别扭扭地还是凑过去了。

孙悟空故作凶巴巴地说道:“你之前不是说你是跳艳舞的高手吗?还说师父没你跳的好看?”

“不不不我哪儿敢啊?当然是师父跳的最好看啊。”猪八戒连忙表示。

“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孙悟空怒吼。

眼见大师兄快暴走,猪八戒慌道:“哎呀,我当然是艳舞高手啦!看我这身段,跳得可不迷死人?”

沙悟净呵呵一声冷笑,表示自己不想参合进这种讨论好吗。

孙悟空被恶心得龇牙咧嘴半天,最后才说:“既然你跳得这么好,难道你不想整整那和尚?”说罢拿出怀里待机已久的听话符。

沙悟净说:“大师兄你确定你这不是私心想看师父跳……”话没说完就被二师兄一下按倒,只见猪悟能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好主意啊大师兄!我跳啊我跳,想看师父……想看我跳什么样的舞啊?”

两人低声交流着计划,时不时发出几声促狭邪恶的奸笑,沙悟净在旁边恨不得翻他个百八十个白眼,这两个师兄天天正事没干多少就会做这些卑劣的恶作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孙悟空独自从寺外走回来,双手放在后脑枕着嘴里叼着根小树枝,真是痞里痞气。

“你把你的师弟都送去哪儿了?这么久都不见回来?悟空啊,不要耍猴脾气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看……”一露面就引发了唐僧的话唠。

“二师弟跟沙师弟都去化斋了,你急啥急,他们本事比你大着呢,死不了!”孙悟空不耐烦地回道,明明是要掌控这和尚的,结果每次都被他抢了先机抢走控制权,偏偏无视还行不通。

唐三藏正想再说些什么,身体却自行站了起来,他惊喝道:“悟空你又搞什么鬼?!”

“来,师父,跳支舞给我瞧瞧。”好戏要开场了,孙悟空心里乐得开怀,总算到了夺回控制权的时候了。他这次定会让那死和尚顺着自己的心意走,一介凡人罢了,难道还不容易掌控?

孙悟空不怀好意的声音令人背脊发凉,唐三藏心里暗道糟糕,身体却不自觉地动起来。

纤长的四肢先是伸展了一下,先是伸出洁白的细腕旋转出莲花一般的手势,然手臂缓慢地退回胸前,从自己的脸颊暧昧地往下摸。如藕般洁白的十指在颈项处流连徘徊,颤抖着撩开自己宽松的衣领,露出显眼的锁骨。

唐三藏的手按揉着那两段锁骨,其中一只顺着衣襟朝里头探去,此时他双颊潮红似乎羞耻得难以忍受:“臭猴子你到底什么时候贴的听话符?!”

“到底谁在跳?谁跟你一起整我?一定是八戒!”

“你们够了啊?为师这么久以来也不容易!你们为甚还要这般羞辱我?”

唐僧手里动作不停,嘴里念念叨叨地居然也不少,见自己的质问没人理会,他一时气急就喊了一声:“悟空!”

腰带也是这个时候被解下来的,一瞬间那身僧袍就变得松垮起来,腰带顺着轻轻晃动的腰肢滑落在地,胸膛处一片花白迷花人眼睛。

孙悟空好似是被这声呼唤换回了神智,原本幽深的眼神一下子凝实,他正视唐僧此时此刻狼狈的模样,却一点都不觉得好笑,反而有种莫名的蠢蠢欲动从脊梁骨往上直冲大脑,深重的欲望在刹那间蒙上孙悟空的金瞳。

唐三藏闭着眼睛靠在那破旧散发着些许朽木味道的柱子上,腿上做着勾引撩拨的动作,腰肢晃动的幅度很大,又拉开了失去束缚的衣物些许。

得不到回应的唐僧甚至以为孙悟空已经不在室内了看他笑话了,结果一睁眼就对上一双摄人的眼,令他浑身的颤抖更加明显。

唐三藏很清楚一件事情,从很久以前就发现了的,但是从来没人敢道清的事情。他知道,他看得见,即使孙悟空从未表露过那悖德的情感。不止唐僧,恐怕每一个见识过孙悟空注视唐僧时眼神的人或妖,都对他俩之间的纠葛一清二楚。

孙悟空看着唐僧的眼神,当称潭深。那赤金瞳中暗藏的情感如水潭般深不见底,当唐僧回以微笑时,那眼神如同有石子丢入潭中一瞬间激起无数涟漪荡漾,所有的复杂情感都在一瞬间都打乱重编,最终流淌而出的情感徒留欢愉。

有时唐僧能够瞧见孙悟空眼中无边的宠溺,他时常会因为孙悟空的笑容而感到恍然,有时候仅仅是孙悟空的一个坏笑都能令话讲到一半的唐僧失语。然而每次唐僧对孙悟空一点回应,譬如微笑、或是颔首,孙悟空都有很大几率会选择转身抑或是移开视线来回避。

当两人独处时孙悟空看天看地唯独不直视唐僧的眼睛,唯有多人在一起时才会跟自己对视,仿佛、放佛是趁着人多的时候唐三藏被分散了注意力无法注意到孙悟空的小动作,所以才能够肆无忌惮地倾述、表白着自己深埋的心意。

曾经的唐三藏感到疑惑,还有些踌躇,他想要抓住孙悟空的手问他,在你眼里我是什么关系?

真的只是师徒吗?

面对两人日渐披露的暧昧,唐三藏无法安然承认这一点。

然而现在,许久不见、比起以往有过之无不及的深情再次出现在孙悟空的眸中,而且是第一次出现在仅两人独处的时间。唐三藏完全说不出话来,身体不受控制地舞动着,肆意地引诱着眼前唯一的观众。

孙悟空能够清楚看见唐僧睁开眼后浑身颤抖的模样,看见唐僧咬着刚刚放进嘴里的佛珠,红色的软舌时隐时现,委屈得发红发烫的眼窝和耳珠。摇摆的腰细得令人发指,含水的双目看着孙悟空,慵懒又香艳的气息源源不断地从衣衫不整的身上散发出来。

这情景当真是活色生香。

 

孙悟空觉得时间也没过多久,只见唐僧背对着自己以极其令人难耐的缓慢速度舞动,失去仅有的一条腰带的松垮长裤,从腰部开始顺着动作无助下滑。窄小胯部左右摇摆的动作并不能拯救他自然下滑的裤子,唐僧想去扶住却无可奈何,想必猪悟能那厮肯定故意系了两条绳带,故意坑他可怜的师父。

只需孙悟空的一口气,亵裤也一并掉落下来,露出饱满的臀肉和紧实的大腿。唐僧发出短促的惊呼,下一秒身体却不受控制得将裤子踢得老远,一双罗袜包裹着脚丫踩在地上发出轻响,孙悟空只觉得那脚仿佛踩在他心尖,让人又酥又痒。

然而就在裤子落地的一瞬间,唐僧也靠在身旁的细长木柱子上,重新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他气喘连连,抱着老旧的长柱不撒手,然后抬起眼睛用责备的眼神看向大弟子,所有的勾人缱绻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孙悟空看了眼地上的长裤,有些不满地啧了一声,说道:“师父,继续啊?这跳得好好的怎么停了呢。”

唐僧又羞又急,然而实在是累人,他想了想实话说道:“为师不行了,好累啊悟空。”

也不知道这么简单的话哪里勾到那泼猴的心思,唐僧只来得及看清孙悟空眼里暗光一闪、和一声口哨响,下一刻就被人用布料蒙上了眼睛。



(3)R18


结束啦!

评论(22)
热度(111)
Top

© 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