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

爬墙小能手 爬走了仍然有一只脚陷在坑里那种 大概有很多只脚

 

【孙唐】控制狂(1)

悟空x唐僧

 

与演员无关单论角色!

 

涉及到96版DK版的西游记梗w

 

 

(1)

孙悟空又梦见了当年大闹天宫时的情景,那时候是那么的随心所欲畅快淋漓,自己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无人奈何得了拥有金刚不坏之躯的他,菩提老祖不能,天皇老子也不行。

从来都只有孙悟空可能命令和控制别人,当他心情好的时候或许可以顺着别人些许,实则大部分时间的孙悟空都是一个专制的独裁者。

 

孙悟空想要的,从来都只会是他的。

 

正如当年放在东海龙王那里的定海神针,现在不也成了他孙悟空的神器如意金箍棒。

也如当年身为妖王的他愿意时可以欢欢喜喜地做个弼马温,不高兴时他就会肆无忌惮视众生于无物,一路从天宫打回花果山当山大王。

孙悟空的骄傲不允许他被众仙视若无睹或看扁,与其寄人篱下做些无聊的事情,不如偷吃几颗桃子仙丹搅他蟠桃宴个天翻地覆,然后回花果山做他优哉游哉的齐天大圣。

孙悟空作为妖王的尊严一向乖戾固执,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归顺在他手下的妖众少说也有十万。

从石头里蹦出来那日起孙悟空便是桀骜不羁的,没有任何人或仙佛可以将他制在手心,他自翊是地上最强的存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他一生最恨的只一人,那便是如来。

那是孙悟空最恨、也是最惧之人,在那佛之前从来没有人可以控制齐天大圣,以后也再不会有另外一个人。

孙悟空恨如来佛祖,也惧怕他,但从来没有心服口服。而且五百年日夜没有任何一刻孙悟空是服气的。

即使后来被迫走上了取西经的路程,一切魑魅魍魉无一能入他法眼。至于那九九八十一难,也不过是漫长旅程中的小小消遣罢了。

自从唐僧按他计划的那般上当受骗,然后将他从如来的压迫下解放出来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日子,那凡人一开始对妖王的惧怕惶恐也随着时间流逝了。

这和尚甚至开始肆无忌惮地驱使奴役曾为妖王的齐天大圣,让他斟茶倒水唱歌跳舞、摔打辱骂样样齐全。

孙悟空觉得这和尚真是恃宠而骄,自己只不过是念在这傻子解放了自己的份上放任他一些、让他偶尔胡说八道一下,结果他就蹬鼻子上脸。

这世上没有人能让齐天大圣诚服,没有人能让他心服口服地徒步翻山越岭,他孙悟空一个跟斗就是十万八千里,何须沦落到如此田地?

全天下唯有一个人,只一个凡人能够让齐天大圣心甘情愿地接受现实,让这位妖中之王甘之若饴地为人付出、肝脑涂地而毫无怨言。

 

那便是孙悟空的师父,唐三藏。

 

孙悟空不愿泯然与众人,他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石猴,凭什么让他低调顺从?

可每当孙悟空一有这样的念头,唐僧便会开始他独有的演讲,美名其曰感化众生,只求烦得孙悟空摒弃某些过于特立独行的念头。

一开始的悟空真是对这和尚烦不胜烦,时间久了态度却慢慢软化,两个人一起经历得更多、更久,孙悟空却觉得自己开始慢慢陷落。

说到底这凡人也是有独特之处的,他为人正直端正,仁慈善良。对于某些身陷囫囵的人或妖来说,唐三藏就如同暗夜中的一盏指路灯,指引前进的道路,是尘世中不多见的一缕清风。

所以到了后期唐三藏生气时烦他骂他辱他打他,孙悟空都快没脾气了,也懒得跟个凡人计较反抗,任其为之。

不过实际上次数多了孙悟空也会恼,想他堂堂妖众之首为什么要如此容忍他人?

为了防止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齐天大圣渐渐遗忘自己最初的骄傲,变成专属于一个凡人的小狗,孙悟空觉得是时候重新掌控控制权了。

最初的控制权本就在他手里,他如此的武艺高强,唐僧怎能不服从?只是期间孙悟空遗忘了罢,现在他想要再次夺回控制权,也只是时间问题罢。

孙悟空确信。

渐渐的,他觉得自己掌控了唐僧,在比丘国皇宫殿外唐僧甚至会跪下向他道歉,而不再是气急败坏地管自己叫臭猴子、打自己,或是当众高唱儿歌让自己伴舞。

所以本就没走开多远的孙悟空原谅了他,回身将之扶起并称兄道弟,虽然仅这些还不足以平复孙悟空内心的阴暗,但一切都如他想象安排的发展,他的控制欲着实是久违的被满足了一次。

即使耳力强如孙悟空理所当然地听到过沙悟净对唐僧是危机管理学高手的评价,但孙悟空还是很不以为然,一个凡人不会有算计他齐天大圣的胆量。

不出他所料,自那以后的唐僧便不再羞辱打骂自己,晚上不仅不会将自己认成他人,而以往的顺毛亲昵仍然存在着。这一切都顺利得令孙悟空感到由心的轻松愉快。

 

 

第二天清晨,唐三藏起床时没找到自己的大弟子,悟能悟净又开始推卸责任不愿去找东西吃,他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跑到树林里摘果子吃。

孙悟空早在发现唐僧独自走进林子时便紧跟其后以防意外发生,此时他正背靠在树枝上,侧躺着优哉游哉地吃手里的果子。

孙悟空所在的位置很高,离地面也很远,被层层树叶枝桠挡住了身影,树下踮起脚尖举高木棍想要摘果子的唐僧一点都没发现他的存在。

孙悟空看着唐僧吃力的动作,灵机一动,眼睛朝较低的枝桠处望去,金色的眼睛里火焰一闪,一时间好几个果子都随着唐僧的动作落到了地面上,即使唐僧手里的棍子完全没有触碰到它们分毫。

更奇的是,那些自由下落的果子们居然一个也没有砸中站在正下方的唐三藏。

唐僧抛开木棍蹲在地上捡果子,露出一个餍足的笑,仿佛已经吃上了甜美的果子一般、纯真无邪乖得不得了。

孙悟空高高在上地凝视着唐僧动作,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来奖励近日唐僧的乖巧。

 

听话符。

 

从孙悟空给法宝取的名字就能看出他是一个极喜欢掌控的人,作为法力无边的妖王,孙悟空的控制欲和独占欲都理所当然的强。

这也是他无法忍耐唐僧的原因之一,毕竟那和尚实在是太过招蜂引蝶。不仅如此,唐僧为人固执且冥顽不灵,遇事总是不听孙悟空的警告。

 

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吸引了走出去一些的唐三藏注意力,他怀里抱着饱满的果子,回头看,只见自己的大徒弟从树上跳下来。

唐三藏笑了:“难怪一大早就不见影子,原来是躲在这里偷吃!”

孙悟空难得地也不辩解,表情一派轻松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他随手扔掉手中的果核,走近唐僧跟他勾肩搭背。

他说:“好巧啊师父,这都被你抓到。”

“不知道师父喜不喜欢跳舞?”

“你又想干嘛?看你笑成这个样子肯定又没好事!”唐僧道。

“怎么会?你不信我?”孙悟空吊儿郎当地问,就像是压根没有期待答案,只是随口一说。

“不信。”唐僧斩钉截铁道。

孙悟空撇撇嘴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两人都没有在意之间的距离太过靠近,一边斗嘴一边捧着果子回去找悟能悟净。

 

“大师兄你们可回来了,师弟粥都煮好半天了!”猪悟能放下手中的粉扑,朝两人抛了个媚眼,也不奇怪为什么师父单独出去结果却又是跟孙悟空一起回来。

沙悟净看着孙悟空跟唐僧的眼神里充满了微妙的情绪,神情奇怪得没人读得懂,而且他竟稀罕地没有抱怨自己的粥都快糊了却没人喝。

孙悟空松开搂住唐僧肩膀的手,走到猪悟能身边很自然地坐下,让猪八戒很是受宠若惊:“大师兄你心情很好?看你笑得……哎哟!”然而话说到一半就被孙悟空一拳头打回原形。

唐僧笑而不语,将刚捡的果子放好,然后接过沙悟净递过来的粥水细细品尝起来。

沙悟净随手捞起一个果子,眼神仿佛不经意间地扫过孙悟空和被强迫着与之低声交流的猪悟能,一边吃一边跟唐僧说话:“师父,你这果子哪里摘的啊?一定是爬到很高的树枝才有这样甜的果子罢。”

唐三藏眼珠子转了转,露出一个笑:“哪啊,我就随便在树下用昨晚那根木枝捣腾一下,果子就哗啦啦全掉下来了,为师厉害吧?”

“不想这几天疲于奔波,为师的功力还见长了。”

听到唐僧这不要脸的语气,坐在不远处的孙悟空发出一声嗤笑,喊了一声呆子,然后扯着猪悟能的耳朵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也不知道到底在喊谁。

“这猴子也真是不懂得尊重人,总是不听为师把话说完。悟净你听着,千万不要学你大师兄,做人可不能像他这样,你看看为师就一表人才……”唐三藏对着两人跑走的方向连连叹气,仿佛非常苦恼地开始自己的絮絮叨叨长篇大论。

沙悟净点点头,无比认真地回复说:“幸好大师兄不是人。”

唐三藏语滞一下,复又点头道:“做猴不能像他。”

“我是鱼。”沙僧又道。

“哦。”唐僧表情不变继续说,“你别找碴。”


tbc


评论(5)
热度(88)
Top

© Ray | Powered by LOFTER